网站首页 人大简介 领导活动 地方法规 监督工作 决议决定 人事任免 立法动态 备案审查 常委会公报
公示公告 文件汇编 征求意见 机关建设 代表工作 各地人大 理论研究 代表信息 法  治 视频专栏
 
当前位置: 首页 >> 各地人大 >> 正文

以“约”促改  以“见”解难

——东宁市人大常委会开展代表约见活动观察

发布日期:2018-10-08 | 字体:  | 打印本页

人大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是人大代表在闭会期间执行职务的重要方式之一,是充分发挥代表作用的重要形式。年初以来,我省东宁市人大常委会突出“制度设计、沟通联系、后续监督”三个关键环节,着力建立全方位、制度化、常态化的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机制,有效促进了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的解决,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好评。

抓民生,抓热点,抓难点把百姓关心问题摆上桌面

“繁荣街北安路交口位于第一中学、第二中学和第一小学三角区域内,人员和车辆密集程度可想而知。法律有规定,道路十字路口50米之内不允许摆摊经营,就在这样的路口还有长期占据人行道经营的摊贩,逼迫行人不得不涌向机动车道,进一步加剧了道路的拥堵和混乱,城管部门能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是城管部门负责人,繁荣街北安路口小市场是多年前经市政府批准设立的,附近居民居住集中,有实际需求,周边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地方,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我们一定按规定取缔占人行道经营行为,保证人行道畅通”。

这一问一答,是东宁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城环委主任苏亚彬在约见市城管局局长丁旭
时的对话。

8月15日,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城区占道经营问题,东宁市人大常委会应部分人大代表申请,就城区占道经营问题组织了代表约见会,5位人大代表约见了市城管局、环保局、市场监督管理局。这是《东宁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实施以来首次开展市人大代表约见活动。

在此次约见会上,5位代表把前期调研时看到的城区占道经营现状拍摄了照片,先用幻灯片在现场播放,随后对占道经营问题连连发问。相关部门负责人一一予以答复,不推诿责任,不回避矛盾,实事求是,得到了代表的理解和认可。

仅仅过了7天后,在东宁市人大常委会代表约见室,另一场代表约见会又拉开帷幕。

8月22日上午9时,4名市人大代表就城区交通标识及监控违章处罚问题约见了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及城管局负责人。主持人简短开场后,代表们直奔主题。

“西外环路健康街丁字路口处,交通量很大,而且外地车辆较多,这里的交通标志不仅小,而且竖立在树下,极不醒目,不要说外地车辆,就是本地人,不注意也找不到路口,能不能设立醒目的标识,方便交通,消除事故隐患?”“北中华路金光路道口增设红绿灯后,出现了上班高峰期交通拥堵现象,有没有办法解决?”

代表们实事求是陈述,心平气和提问,通过现场图片、视频资料,把自己调研发现和群众反映的问题一一列举出来。围绕城区交通标识和交通违章监控提出了 10个方面的问题。

“感谢人大代表对我市道路相关执法现状的关心!我是交警部门的负责人,西外环路健康街丁字路口处的交通标识确实不够醒目,代表们指出的非常及时,会后我们立即向市政府报告,采购规格大的标识,及时更换,消除隐患。”“我参与了智能交通管理系统的建设,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因在我们自身,没有及时培养相关的专业技术人员,红绿灯的调时设置需要反复调整,需要外请人员前来调整,现在仍在调整中。今后我们将设置专人负责此项工作,确保不出现类似情况。”

被约见的政府部门负责人虚心听取提问,耐心解答疑问,能解决的当场承诺,不能立即解决的也给出了合理的解决路径和大致时限。

此次约见会上,人大代表提出的10个问题,6个当场得到解决,4个问题限时解决。

不掩饰,不为难,不反感在问与答中真正解决问题

“不质问,不为难,开展约见活动目的在于能真正解决问题。”东宁市人大内司委主任委员李长勇表示:“市人大内司委在代表提出约见要求之初,就积极参与代表调研,对活动开展进行指导,引导代表立足于群众关注、通过职能部门努力能够解决的问题开展约见,提出的问题既是与群众密切相关,也是交警、城管部门通过加强管理能够解决的问题。”

“约见活动让我们政府部门感到了压力,但我们并不反感。人大代表事前经过了深入调研,说的符合客观实际,指出了我们工作上的盲区和管理上的漏洞,同时,还为我们出主意、想办法,和我们一同商量怎么解决,我们很乐意接受。”一位被约见的政府部门负责人表示。

东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严表示:“我们市人大常委会组织人大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时,不仅要求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对代表提出的问题进行解释、说明、答复。同时,当遇到复杂情况、现场不能答复时,常委会将代表提出的意见建议形成交办函,按照闭会期间代表意见建议进行交办。被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最迟在3个月内将办理情况书面答复约见代表。提出约见的代表对办理结果仍不满意的,经市人大常委会审查认为理由正当的,责令有关国家机关重新办理,并在两个月内再次答复代表。通过加强后续监督,变“普通答复”为“正式交办”,确保了每次约见能解决一批问题,产生一定实效。

东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敬国表示,在约见中,人大代表和政府部门摆事实、讲道理、亮家底、明思路,达到了以“约”促改、以“见”解难的目的。这是东宁市人大常委会在改进监督方式上的又一次探索和创新。人大常委会组织代表约见,既加强了人大对政府工作的监督力度,又开辟了代表履行职责的新渠道。代表要求通过约见,再架一座沟通桥,面对面地反馈群众反映的意见建议,用“众人的事情众人商量”的办法,促进问题的解决,让建议办理搭上“直通车”。今后,我们将逐步推进这项工作常态化,真正达到以活动促监督、以监督促发展的目的。

有制度,有流程,有场所问题不解决将询问和质询

东宁约见能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与市人大常委会的前期准备密不可分。他们制定相关制度,理顺了相关工作流程,并建设了代表约见室。

这其中最重要的是细化的约见制度。一直以来,对于人大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代表法》只是做了原则性的规定,缺乏足够的操作性。这是地方人大约见活动鲜有开展的重要原因。有鉴于此,今年7月6日,东宁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东宁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以称”办法“)。办法规定了约见事由主要是本行政区域内的6种有关事项,其中有一项明确规定为“人民群众普遍关注、反映强烈的有关事项”;对于约见对象,即政府部门负责人,办法规定了“约见对象应按时参加,不得拖延、推诿和回避”,这保证了约见的严肃性。

为保证代表的约见权力不被滥用,办法将三个方面问题列为不宜提出约见要求的范围,即“仅涉及代表本人及其亲属个人利益的;按照法律法规规定由司法机关处理,或者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其他不属于代表履职范围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为达到约见目的,保证约见效果,避免相关部门“文来文往”,对询问事项重答复轻落实的问题,办法规定了“市人大常委会相关工作机构对市人大代表在约见中提出要求解决的问题的办理情况进行跟踪督办。提出约见的市人大代表或联名约见的,代表半数以上对办理情况不满意的,由市人大常委会人事选举工作委员会交约见对象重新办理。重新办理后代表仍不满意的,提交市人大常委会进行专题询问或质询。”

相关链接:代表约见的法律依据及实务探索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以下简称代表法)第22条的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根据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安排,对本级或者下级国家机关和有关单位的工作进行视察。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根据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的安排,对本级人民政府和有关单位的工作进行视察。代表按前款规定进行视察,可以提出约见本级或者下级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被约见的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或者由他委托的负责人员应当听取代表的建议、批评和意见。

由此来看,代表法第22条的规定,让人大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成为一项法定的代表履职活动;是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人大代表对国家机关工作实施监督、发挥人大代表监督作用的制度安排。但专家认为,当前的约见制度仅在代表法中进行了原则性规定,缺乏明确具体的操作规范,缺少明确指引和刚性约束,以致这项权力在现实中被虚置,长期处于“休眠”状态。

2013年,广东省东阳市人大常委会就开始了代表约见制度的探索,专门出台了《东阳市人大代表约见地方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该《暂行办法》明确提出,对视察、调研、工作评议等活动中发现的问题,3名以上人大代表联名可以提出约见要求。

2015年1月,《广东省人大代表闭会期间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印发。《暂行办法》规定,省人大代表对通过参加集中视察、专题调研、执法检查和联系人民群众发现的问题,以及对代表所提议案建议的办理情况有意见,都可以以个人或联名的方式提出约见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人大代表可以就一个问题约见几个相关部门的官员,如有多位代表同时对同一国家机关负责人提出约见要求,也可合并安排。

2016年7月,广东省佛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审议通过《佛山市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规定市人大代表在闭会期间可以书面提出要求,约见本级或者下级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这项制度对该市来说是“破冰之旅”。

2016年10月31日,陕西省汉中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8次会议审议通过《汉中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规定对通过参加集中视察、专题调研、执法检查和联系人民群众发现的问题,以及对代表所提议案建议的办理情况有意见,可以个人或者联名提出约见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的要求。(记者 黄兴旺 澜涛)

来源:《法治》杂志

关闭
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黑ICP 备0600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