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人大简介 领导活动 地方法规 监督工作 决议决定 人事任免 立法动态 备案审查 常委会公报
公示公告 文件汇编 征求意见 机关建设 代表工作 各地人大 理论研究 代表信息 法  治 视频专栏
 
当前位置: 首页 >> 各地人大 >> 正文
奏响改革与立法“交响曲”——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改革立法工作纪实
发布日期:2019-06-08 | 字体:  | 打印本页

5月30日,山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山西省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规定》高票通过。这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首次自主起草的经济类创制性法规,以地方立法的方式固化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改革形成的经验做法。规定一出台,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实行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并在网上平台办理有关手续,对于提高项目手续办理效率,避免因人为因素影响项目进度具有重要意义。”同煤集团董事长郭金刚如是评价。

为改革创新立法、为改革者“撑腰”。近年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准确把握中央、省委关于改革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紧跟全省改革进程,系统谋划、前瞻设计,确定了五年内分“三步走”的改革立法思路,使地方立法同全省改革发展、经济转型同步决策、同步推进、同步见效。

立法为改革者“撑腰”

改革与法治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改革是新时代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原动力,也是法治完善的驱动力;法治既固化改革形成的经验做法,也破解改革中存在的一些制度障碍,使改革蹄急而步稳。

持续推进全省开发区改革创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扎实开展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国家标准化综合改革试点;打造“六最”营商环境,深化“放管服效”改革,省市县乡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实现“全覆盖”;全省域推开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改革试点,“一网同办”让政府企业双方效率大大提升……山西改革热潮如火如荼,态势强劲。

然而,随着改革的逐渐深入,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迫切需要通过立法破解;一些不同主张和利益关系,迫切需要通过立法协调;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堵点难点问题,迫切需要在立法层面作出回应、提供依据、“拔钉清障”。如山西转型综改示范区改革之初便遇到“省市政府事权下放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管委会没有规划、土地方面的权限”等诸多困难;在推进承诺制改革进程中,基层一线有不少干部心存顾虑,担心在改革过程中因出现工作失误而被问责。

“我们坐不住、等不起。必须加快改革立法的赶考和补考进程,巩固改革成果、破除改革障碍、解决改革的难点堵点痛点,实现立法与改革决策相衔接、相适应,以法治的方式推动山西坚定不移走上转型发展之路,决不能再重复昨天的故事。”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郭迎光坦言。

围绕改革中出现的痛点、难点,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创制性立法,于 2017年制定了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行政管理事项的决定,对示范区遭遇到的难题逐个回应,为示范区开展体制机制创新、组织编制规划、行使有关行政管理权提供了法律依据。此后,又相继出台在全省省级以上开发区推广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授权经验的决定和开发区条例。

法治护航改革,既要立得住,也要改得及时。为此,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将陈旧过时、已成为改革创新“绊马索”的条条款款,果断修改、废止。

2018年 8月 3日,山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山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全省省级以上开发区推广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授权经验的决定》。决定明确在省级以上开发区内暂时停止适用《山西省城乡规划条例》选址意见书核发、《山西省人民防空工程建设条例》应建防空地下室的民间建筑报建和《山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办法》建设工程文物保护的具体实施性规定,相关事宜按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执行,消除了相关改革的法律障碍。

5月 30日闭幕的山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又对《山西省防震减灾条例》《山西省建设工程抗震设防条例》《山西省建设工程勘察设计管理条例》《山西省道路运输条例》这 4部地方性法规进行了打包修改,删除、修改了与上位法不一致的规定,既维护了国家法制的统一,又扫清了影响承诺制改革的制度障碍。

“将改革推向纵深并取得实效,离不开立法者的贡献,离不开立法的保驾护航。”山西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渊一语中的。

补足法治之“钙”

立法是法治的起点,良法是善治的前提。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为此,山西省人大常委会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将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作为改革立法工作、提高立法质量的根本途径。

改革方面的法规解决的都是改革发展中的难点、堵点、痛点,牵涉各方面利益的调整,必须“对症开方”。以承诺制规定为例,在规定的起草过程中,有建议将“容错机制”写入法规。对此,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钧表示,从权利义务对等的角度看,立法既然为改革者设定了“推进改革”的法定义务,就必须同时赋予改革者在改革中“试错”的权利,这是立法应当遵循的公平正义的基本要求。

“大家希望立法能对改革者‘容错’。但是,‘容错’并非法律语言,不宜直接写入法条。”张钧告诉记者,法制委、法工委经过反复研究,在借鉴兄弟省市,尤其是浙江省“容错”条款的基础上,认为在推进承诺制改革中出现的“错”,实为“工作失误”。为此,规定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对推进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改革过程中的工作失误,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对有关单位和个人不作负面评价,免除相关责任。“这样的规定,既给推进承诺制改革的干部吃了定心丸,又解决了‘为违法行为免责’的法律尴尬。”

在推动改革立法进程中,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制定出台了《关于创新立法工作提高立法质量的意见》《关于发挥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主导作用的意见》等规定,形成了党委领导、人大主导、政府依托、各方参与的立法新格局;在山西大学筹建了立法研究咨询基地,在同煤集团、大同大学等 10个单位建立了基层立法联系点,为立法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撑;探索完善立法评估机制,开展立法表决前评估,积极委托第三方主体开展立法后评估,为提高法规草案的质量提供重要参考;明确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立法工作中要把握立项环节、起草环节、修改和审议环节的主导,对个别法规草案实行三审。

“探索起草重要法规草案和重大事项决定草案实行‘双组长’制度,由省人大常委会联系相关机构的副主任和省政府分管副省长担任,全程组织推进草案起草工作,保证按时提请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山西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成斌告诉记者。

跑好改革立法“接力棒”

在 5月 2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作为国内煤炭主产区和能源基地的山西省,正式成为全国首个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

记者了解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内部已经开始着手出台支持和保障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

“我们就等中央的正式文件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改革永无止境,改革立法永远在路上。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段宝燕告诉记者,从 2017年对综改示范区的授权决定,到 2018年对全省开发区的扩权决定,再到2019年开发区条例的制定出台,以及配套修改、打包修改相关法规,山西改革立法“三步走”的第一步已经圆满完成。目前,正在稳步推进第二步计划的实施。

2019年 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山西调研时指出,要围绕改革创新、促进高质量发展,抓紧制定基础性、综合性法规。

记者发现,王晨副委员长的指示已经体现在山西省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中:自主起草加快创新驱动促进高质量发展条例,加紧推进,争取年底前出台。

在谈及《山西省加快创新驱动促进高质量发展条例》起草工作时,段宝燕介绍说,该条例将通过立法把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体系、政绩考核和协调机制等确立下来,推动破解制约经济转型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和结构性矛盾,支持和引领经济发展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到本届末时基本建立支撑山西全面深化改革,实现高质量转型发展较为完备的法规制度……记者了解到,山西改革立法的目标任务已明确,即立法“1+X”组合拳,“1”就是制定加快创新驱动促进高质量发展条例,“X”是系统制定一系列推动山西深化改革、实现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地方性法规,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支持和保障能源革命试点工作的决定等。

“改革发展的步伐行进到哪里,我们的立法就要跟进到哪里,使改革和立法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实现这一历史任务,任重道远,我们这代人要为之不懈奋斗,跑好这一棒。”郭迎光表示。

来源:人民代表报

关闭
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黑ICP 备0600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