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立法工作
法规审议

关于《黑龙江省发展中医药条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2020年10月20日在黑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 2020-10-26

黑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张洪明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8月19日下午,常委会会议分组审议了《黑龙江省发展中医药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组成人员认为,中医药在保护人民健康,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制定该条例是落实党中央和省委关于中医药事业战略部署的重要举措,对利用我省特殊资源优势推动中药产业化,为公众提供更优质中医药服务,十分必要。同时,组成人员对草案也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会后,法制委、法工委会同教科文卫委和省司法厅、省中医药局等有关部门,根据组成人员的意见对草案进行了修改,并赴七台河市和大兴安岭地区开展调研工作,到中医药企业和种植基地实地考察,召开了由政府部门、医疗机构、科研院所、企业和种植户参加的座谈会,征求了省直相关部门、市(地)人大、省人大代表的意见,组织召开了专家论证会,在省人大公众信息网上全文公布,征求社会各界意见。9月29日,经法制委员会审议,形成了草案修改稿。现将审议结果报告如下:

一、关于条例名称的修改

组成人员和教科文卫委提出,条例名称应与国家法律保持一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新时代中医药工作内涵丰富,涵盖了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服务、开放等多个领域,发展仅是其中一个方面。据此,草案修改稿将条例名称修改为“黑龙江省中医药条例”。

关于中药材保护的修改

组成人员提出,应当在珍稀濒危野生药材保护方面有所突破,以造福子孙后代。经研究,参考省野生药材资源保护条例,结合国家关于自然保护地体系的相关政策,草案修改稿补充规定了应当建立野生药材资源保护区的四类地域,包括濒临灭绝的稀有野生药材物种分布的地域,虽遭到破坏但经保护能够恢复自然生态的地域,资源严重减少的主要常用野生药材物种分布的地域,以及具有特殊作用的野生药材分布的地域,并且规定野生药材资源保护区不得与自然保护地重叠。(草案修改稿第二十条)

三、关于中医药产业化的修改

组成人员提出,应当完善中药产业发展的内容,拓展产业融合部分,充分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发展我省特色产品,进一步发挥中药产业在龙江经济振兴上的重要作用。据此,草案修改稿作出以下三个方面的修改:

(一)在中药材种植方面,进行了重点补充和修改。一是强化种子、种苗的地位,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扶持野生药材的发现、驯化与人工繁殖,扶持中药材种子、种苗的培育和生产。(草案修改稿第二十六条)二是引导规模化种植具有我省比较优势、市场竞争力强的道地中药材,规定在依法保护森林资源的前提下,鼓励在林下种植人参等中药材,在商品林地种植木本中药材。(草案修改稿第二十七条) 三是改良种植技术,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应当推广使用有机肥替代化肥、测土配方施肥、水肥一体化等施肥以及绿色防控技术并提供服务。(草案修改稿第二十九条)四是鼓励药食兼用中药材种植者申请绿色食品标志,提高品牌知名度。(草案修改稿第三十条)五是建立可追溯体系,加强中药材质量监督管理,规定建立多部门联动监管机制,运用大数据和物联网等信息技术,统筹推进信息数据共享交换和应用协同,建立种植、加工、流通档案和溯源平台。(草案修改稿第三十一条)

(二)在中药材加工方面,草案修改稿一是引导中药材加工企业以及其他以中药材为主要原料的生产企业向中药材产地延伸产业链,利用产地中医药资源优势,推进中医药与文旅、食品等产业融合发展。(草案修改稿第三十五条)二是扶持中药材精深加工的龙头企业,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鼓励和支持发展中药材精深加工产业,对龙头企业在资金、信贷和保险等方面给予支持。(草案修改稿第五十二条)

(三)在中药材流通方面,针对我省当前重种植和加工,轻流通,缺少重量级中药材批发企业,致使中药产业主导能力弱,位于价值链低端的情况,规定了强化中药材流通环节的措施。(草案修改稿第三十四条)

四、关于人才培养的修改

教科文卫委建议将“人才培养”部分单独列为一章。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符合《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的要求,经研究,草案修改稿将人才培养条款单列成章,并从以下四个方面丰富了章节内容:

(一)对中医药教育教学提出要求,规定中医药教育和人才培养应当体现中医药文化特色和学科特点;高等学校临床医学专业学生应当学习中医课程,中医学专业学生应当学习中医经典课程;鼓励和支持高校联合培养高层次复合型中医药人才。(草案修改稿第四十四条)

(二)鼓励开展继续教育,规定中医药专业技术人员参加继续教育学习期间的工资、福利与在岗人员享受同等待遇。(草案修改稿第四十五条)

(三)加大引进中医药人才力度,规定有关部门应当完善人才引进措施,建立绿色通道,优先引进高层次人才和急需紧缺人才,建立中医药专业人才评价机制,组织开展省级名中医评选活动。(草案修改稿第四十七条)

(四)提高基层医疗机构专业人才的待遇,规定到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从事中医药工作的中医药院校毕业生及农村订单定向免费中医药学专业学生,在职称晋升、进修培养等方面给予优先。(草案修改稿第四十八条)

五、关于保障、监管与法律责任的修改

组成人员提出,应当对中医药工作加强保障和行业监管,并对条例规定的违法行为补充相应且适当的法律责任。据此,草案修改稿作出以下四个方面的修改:

(一)为了加强对中医药事业的组织领导,结合实际工作需要,对中医药主管部门及其职责作了进一步明确。一是根据组成人员和法委会的意见,明确设立中医药管理机构,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包括行业准入、监督、执法等管理工作,以及在资源普查、科学研究、人才培养、文化建设等方面的组织、协调工作。(草案修改稿第四条)二是规定应当合理配备人员力量,加强对医疗执业活动的评估和监管。(草案修改稿第五十六条)三是规定建立中医医疗机构信用评价体系。对违规操作等违法行为的处罚信息统一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草案修改稿第五十七条)

(二)为了促使院内制剂使用更加合理和规范,满足患者开药需求与用药安全,对院内制剂的调剂使用作出进一步规范。规定省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制订符合各级中医医院需求的中药制剂室建设标准和管理办法,并规定配制、调入中药制剂的医疗机构在调剂使用中可以取得合理收益。(草案修改稿第十六条)

(三)对产业项目基金和金融保险扶持作了进一步规定。规定省人民政府应当设立中医药发展基金,用于中药材种植、加工、流通、科研等方面,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应当视财力情况设立一定额度的中医药发展基金;推行中药材种植、养殖业保险;对在中药材加工、流通、科研事业方面做出突出成绩的组织和个人,可以进行奖励。(草案修改稿第五十、五十二条)

(四)依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在法律责任一章中,对中医养生保健机构、非医疗机构的违法行为,以及违规使用农药的法律责任作了补充规定。将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非法开具中成药的法律责任修改为责令改正。(草案修改稿第五十九、六十、六十二条)

还根据组成人员的意见,对部分文字表述进行了修改,如删去草案第一、二条中的“产业”,在第三条中增加“中西医结合的方针”,在第八条中增加“信息化建设”,将第十一条中的“二级以上医院临床”修改为“非中医”,删去第十三条中的“建筑外观”,在第二十九条中增加“龙江医派”,在第三十二条中增加“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将第三十六条中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其他地区国家”修改为“国(境)外”,同时对条文顺序进行了调整。

此外,在立法调研论证过程中,有人大代表提出,应当鼓励在林地开展人参种植。经研究,采纳了一部分意见,对采伐迹地、火烧迹地上种植人参未作规定。主要理由有:一是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了擅自开垦林地,对森林、林木未造成毁坏或者被开垦的林地上没有森林、林木的,也要承担法律责任。二是据相关部门介绍,国家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对有关省份利用采伐迹地、火烧迹地种植人参的行为进行了约谈,相关省份已经对采伐迹地、火烧迹地种参进行了政策调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关于2019年全国森林督查结果的通报》中,对我省违法开垦林地种参行为进行了通报批评,要求整改。三是党中央对实践中存在的生态环境为经济发展让路的问题已经有相关案例,《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条例》因“在立法层面为破坏生态行为放水”,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已经被严肃问责。

以上报告,请审议。

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政府网站标识码:0000000001 黑ICP备06004973